“南屠”幸存者又逝去两位